Lot:5220  金质高浮雕北洋海军成军纪念纪念杯 纪念牌一套 完未流通

进入专场

拍品分类 杂项 品相 完未流通
拍品估价 RMB 2000000-4000000 成交价 RMB 5865000
拍卖专场 中国嘉德2016年春拍-金银锭 金银币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
开拍日期 2016-05-17 13:30:00 结标日期 2016-05-17 19:30:00 拍卖状态 成交
拍品描述 金质,纪念杯阔口、敞腹、大耳、高圈足;杯口光素,外卷沿,颈微收,上錾刻高浮雕花叶纹,花叶上下交错、片片相连,排列有序;深腹,杯外光素,光可鉴人,杯身两侧均錾有高浮雕双龙戏珠图,二龙对称,龙首相向、须髯飘然、身弯曲向上、龙爪居龙身前后各双,宝珠正圆戏于中;双龙身分别环抱四字,一侧为“成军纪念”、一侧为“北洋海军”;杯身底微收,下有高浮雕海水纹,海浪层层翻滚,海上漂舰船两艘,分别錾刻有“定远、镇远”字样。杯耳挺阔,上下两端自然卷曲并饰有花叶纹;杯身下接细柄高足底,柄上光素,底座似丘,中层錾高浮雕一圈排列整齐花叶纹,底层边錾方形回形纹,浮雕“大清光绪十四年”字样。金质,方形,纪念牌镶嵌于大理石中,金板上錾刻铭文曰“我朝自 太祖高皇帝龙兴弓马犀利所向无敌一统诸夏武备之事未当一日敢忘 今历十数年耗费山积终成此巍巍乎 北洋海军护卫京畿根本之地足以誓敌情而张国威亿万斯年永定镇之总理海军事务衙门 大清光绪十四年”,外錾回形纹环抱一周,外层依然双龙戏珠纹样,左右各一龙,腾于祥云之间,龙身似蛇依牌而弯,鳞片片分明、层层叠摞、爪尖齿利、龙首牌顶上聚,火珠置于上。大理石背后刻有“中国救援远征战利品1900-1901”英文字样,此套杯、牌精工细制,无论从题材体量及纪念之事上来讲都极为珍罕。纪念杯高42.3cm,耳径36cm,重2703g;纪念牌长37.2cm,高29.3cm,总重5050g相关链接:总理海军事务衙门,清末政府管理全国海军的机构。通称海军衙门﹐或称海署。光绪十一年九月(1885年10月)清政府设立,管理全国海军,统一海军的指挥权。海军衙门设总理1人,会办、帮办各2人,但实权为会办、北洋大臣李鸿章掌握。他趁机大力扩充北洋海军。

中日甲午战争中,北洋海军覆灭。光绪二十一年(1895)海军衙门裁撤。中国救援远征,是义和团运动期间,由美国武装部队在中国救援美国公民、欧洲公民和其他外籍人士的活动,从1898年持续到1901年。中国救援远征多国军事行动的一部分,整体被称为八国联军,美国军队在1900年和1901年之间,重点从拯救平民,转向抑制叛乱。到1902年,至少在北京,义和团运动被有效控制。在中国救援远征期间,美国军队创立中国救援远征奖章。著录:1.1924年,美国芝加哥,罗伯特希基美术馆目录《著名东方艺术收藏·中国瓷器、书画、金器·西藏佛像等》,第42号;2.1953年,美国旧金山,理查德思拍卖公司图录《法国家具及画作·著名中国艺术品收藏》,第42号。3.1972年,美国底特律,汉考克艺术品公司交易记录,第7956、7957号。巍巍北洋 壮志海殇——光绪十四年北洋海军成军纪念金杯、金牌宝祚延庥万国欢,景星拱极五云端。海波澄碧春辉丽,旌节花间集凤鸾。——《北洋海军军歌》《北洋海军军歌》以传统律诗为词,表达了北洋海军开放,包容的外交态度。曲谱参考西方军乐,激昂雄壮,足以窥见北洋海军成军时气吞万丈之气魄。但是歌词之中难掩对封建帝制的圣颂之息,这也奠定了中日甲午海战,北洋海军完败,全军覆没悲剧的基调,之后北洋人或捐躯海疆,或流散各地,此歌此曲便也成为中国人难言的屈辱和伤痛,逐渐被历史所遗忘。

1888年12月17日,山东威海刘公岛,旌旗招展,军歌嘹亮,初冬的海风,爽而不厉,北洋男儿心中更是巨浪翻涌,澎湃激扬,历经数十载的悉心筹备,从此日起中国传统的“水师”称谓开始被“海军”取代,中国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现代化的海军。在列强高举坚船利炮,水陆关隘,不足以限的情况下,北洋海军的成立,使国人在近代浑浑噩噩的梦魇中得到了一丝安稳。为此大清海军总理衙门以纯金特制金杯、金牌是为纪念。金杯金牌与军歌一样,中西合璧,西式造型,富丽优雅,并以传统中国腾龙为纹,不失皇室威严。金杯华美,不难料想当日时任海军衙门会办大臣的李鸿章,从首任海军大臣的醇亲王奕譞手中接过此金杯时,是怎样踌躇满志,风光无限。金杯历经百年沧桑,依旧光耀可鉴,其两侧錾高浮雕双龙戏珠图,双龙对称,须髯飘然,宝珠正圆戏于正中;两侧龙身分别环抱四字,“成军纪念”、“北洋海军”;杯身底微收,下接高浮雕海水纹,海浪层层翻滚,海上漂舰船两艘,分錾 “定远、镇远”字样。杯耳挺阔,上下两端饰花叶纹;杯身下接细柄高足底,柄上光素,底层边錾方形回形纹,浮雕“大清光绪十四年”字样。纪念牌以大理石为托,背面刻英文译作“中国远征援救战利品 北京1900-1901”,义和团美国曾派船接走在滞留华的外国人,这一行动被称作“中国远征救援”,此纪念金杯和金牌应也应是在当时被带往美国。

大理石正面中嵌金牌,双龙环抱录铭文如下:“我朝自太祖高皇帝,龙兴弓马,犀利所向无敌,一统诸夏,武备之事,未当一日敢忘。2016 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今历十数年,耗费山积,终成此巍巍乎北洋海军,护卫京畿根本之地,足以誓敌情,而张国威,亿万斯年,永定镇之。总理海军事务衙门大清光绪十四年”1879年,晚清南洋大臣沈葆桢,为中国海防操劳一生,年近六十,风烛残年,临终时还念念不忘关系海防建设的铁甲舰,在口述遗书中饱含感情地称道:“臣所每饭不忘者,在购买铁甲船一事,至今无及矣。而恳恳之愚,总以为铁甲船不可不办,倭人万不可轻视”,“伏望皇太后圣断施行,早日定计,事机呼吸,迟则噬脐!”1885年冬从德国悠悠驶来“定远”和“镇远”号,足慰沈老之铁甲梦。将此两艘铁甲舰錾刻于金杯之上,便成为风雨飘摇的晚清政府的定心丸。当时北洋海军成军之时其实力的确足以称道,其拥有25艘在编军舰,总排水量4万吨,包括6个主要舰种,铁甲舰、巡洋舰、炮舰、鱼雷艇、训练舰、运输舰,此时的北洋海军编制完整、装备先进、训练有素,并拥有近代保障体系,开始让世界刮目相看。1888年权威的《布鲁塞海军年鉴》赫然记录了中国海军,由于在年鉴中第六个出场,从而有中国海军排名世界第六的说法。1889年美国海军部长本杰明·特雷西在一份年度报告中说中国海军实力应在英、法、俄、德、荷兰、西班牙、意大利、土耳其之后,在美国、日本之前,这些排名准确与否不得而知,而确信无疑的是当时北洋海军的实力在东亚排名第一。

可这一切都是海市蜃楼,北洋水师只是个美丽的幻境,主政者只是将海军看做了奇景,而并不明了海军的真正用途,这是北洋海域上精良成军的中国舰队所面临的最沉重桎梏。时至甲午,1894年,中国北洋舰队海上直面日本联合舰队之时,清政府的美梦破碎,双方各投入主力战舰,历经封岛、黄海、威海卫,三次饮血搏杀,中国北洋海军千余将士捐躯海疆。这场战争撼动了中亚千年的政治格局,改变了两个民族的历史走向。开启了两个国家命运转圜的百年历史较量。百年风雨,金杯流转,其见证的正是近代伤痛中的中国最耀眼的时刻。今时春风和煦,金杯流落海外百年,今日归华,嘉德得见,心中难进百味杂陈,唯见金光灿然,感慨系之。巍巍乎北洋,魄动千帆长。铁甲翻巨浪,金杯耀日光。龙腾雾苍茫,血火化凤凰。男儿凌云志,不足酬海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