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2220  唐代顺天元宝背千 美品

进入专场

拍品分类 古钱>隋唐五代十国>唐代>顺天元宝>背上月 品相 美品
拍品估价 RMB 10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1150000
拍卖专场 中国嘉德2011年春拍-平尾赞平收藏古钱专场 拍卖公司 中国嘉德
开拍日期 2011-05-15 09:30:00 结标日期 2011-05-15 18:30:00 拍卖状态 成交
拍品描述 顺天元宝背“千”鎏金,直径37.5mm,美品。五代初燕铸币与新见“顺天背千”鎏金钱。据史籍载:唐末战乱不堪,皇权旁落,各藩镇拥兵自重,中原处于多事之秋。北方逐渐形成李克用与朱全忠两大势力,李克用占据河东地区,朱全忠拥有河南一带。

行伍出身的深州(今河北深县)人刘仁恭,原为卢龙节度使李匡威旗下将领,后兵变失败,归附太原李克用。唐昭宗乾宁二年(895年),刘仁恭借助太原李克用兵力攻占幽州(今北京西南),被追任为卢龙节度使并摆脱河东控制,建立了割据政权。其后,刘仁恭利用两大势力矛盾,依违于李、朱之间,称雄一时。

刘仁恭父子乃骄奢淫逸、凶残暴虐之徒。光化二年(899年)刘仁恭驱燕军十万余众,南下进攻山西、河北等地;攻陷贝州(今河北清河)后,竟然将城中百姓斩尽杀绝,投尸于河中,以致清河水为之堵塞不流。刘氏父子除了视虐杀为能事外,更是贪婪无比,欲壑难填。据史载,刘仁恭用墐泥为钱,悉敛境内铜钱和掠夺来的财物,凿洞穴藏于大安山巅,藏毕即杀工匠灭口。刘仁恭还在大安山(今北京房山西北)上营筑宫殿道观,广聚美女于其中,过着荒淫奢靡的生活;又与道士采炼丹药,习研羽化之术,以期得道成仙,长生不老。后来,其子刘守光与父妾罗氏私通,反目成仇;刘守光囚其父,杀其兄。后梁乾化元年(911年)刘守光嗣父位后,自称大燕皇帝,改元应天,定都幽州。不久即发兵南侵义武镇(今河北定县),讨伐附首于晋王李存勗的节度使王处直,李存勗遣大将周德威率军出代州(今山西代县)东进,经飞狐关(今河北涞源)攻燕,以救义武。经过一年多的激战,晋军进逼幽州南门,刘守光拒降,出逃沧州,途中被生擒,合族受诛于太原。刘氏父子据幽州时曾铸过永安钱。据文献资料及著录载:金海陵王政变夺位之后,接受群臣建议,诏令从上京会宁府(今黑龙江阿城南)迁都燕京。

天德三年(1151年),尚书右丞张浩奉命缮修营造工程,土建掘地时所得古钱“文曰:永安一千,朝议以为瑞”。清乾隆、嘉庆年间,京师西山有石匠与农人取石、耕地时得到“永安一百”和“永安一千”铜铁钱数枚,落入不少嗜古成癖的金石藏家箧中,得以著录考述,为世人所闻。至民国初期,永安钱始大量出现,当时北京房山西北的大王山(大安山)下大安村不时有永安铁钱出土,“村人掘得积聚,冶为农器”。后经商贾之手不断流于市,引起泉家重视。对于永安钱的归属问题,前贤曾有过探讨和考稽,但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民国时藏泉大家方药雨力排众议,在《言钱别录》一书中,根据永安钱来源和出土地域情况,旁征博引,追根溯源,断其为五季初幽州刘氏所铸。至此,群疑释然,铸主归属始成定论。永安钱有铜铁质之分,且铜少铁多;有一十、一百、五百、一千四种。其中“永安一十”和“永安五百”铜品最为难觏,弥足珍贵;“永安一千”铜品亦属罕见,有大中小样之别,大样者当为铁范,甚殊可宝;“永安一百”铜品存世甚少,无论大小样均为稀品。永安钱的形制厚重,风范粗犷大气;钱文书体浑朴古拙,别具一格;“永安”两字,除“永安一十”为左读外,余皆右读。

刘氏父子除了铸过的永安钱外,尚铸有少量的铁“顺天元宝”背上月下百、上月下千系列及“货布”背三百和隋式“五铢”等。谱录上最早刊载“应天元宝”背“万”、“乾圣元宝”背“百”、“应圣元宝”背“拾”纪值钱的是日本奥平昌洪所著《东亚钱志》,经泉界前贤考订其为幽州刘守光所铸,并认为这三枚孤品钱早年均已流入日本,惟缺失背“千”钱。马定祥批注《历代古钱图说》中则认为此套钱“应尚有乾天元宝背千钱,但实物尚未发现。”从出土实物上看,可证实此套纪值钱中确有背“千”钱存在,只是币名不是批注中推测的“乾天”而是“顺天”。

查年号通检知,“应天”年号历史上有四:一为史思明于唐乾元二年(759年)僭称大圣燕王,年号应天;二为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年)朱泚自称大秦皇帝时建号;三为刘守光后梁乾化元年(911年)建立大燕称帝,改元应天;四为西夏襄宗赵安全即位后,改年号为应天(1206年)。从存世实物和历史因素分析,可排除其他,此“应天元宝”背“万”钱的铸主非刘守光莫属,亦有可能是当时建国改元时所铸的庆典钱。在这套钱中,其钱文均为右旋读,字体生拙古奇,背“千”钱虽旧谱未载,但观其钱文、形制、风范,与背“万”、背“百”、背“拾”如出一辙,当同属完整之系列品种。

据现存资料和实物见闻统计,近年来燕故地又出了枚背“万”白铜大钱,且品相绝佳,加上谱载品现存两枚。背“千”前后出现过三枚,一为传世品,其包浆底锈尚好,只是磨损严重,造成钱文漫漶;二为生坑品,河南出土,品相甚好,惜已落归海外大藏家箧中。目前国内硕果仅存的是一枚生坑鎏金钱,为河南洛阳泉家所藏,一直视如拱璧。背“百”钱除谱载品外,据业内传言东北和河南各曾出过一枚,皆为真品无疑,只是藏家秘不示人,难窥庐山真目。背“拾”则陆续出了四枚,内中有枚河南巩义出的带有鎏金痕迹之钱,制作较为精致;总之,其目前面世数量不超过十枚。是品生坑鎏金“顺天元宝”背“千”大钱,为上述三枚之中最为精彩者;直径37.5毫米,厚2.7毫米,重16克(见图)。

据原藏家言:1992年得之于河南洛阳古玩市场上,生坑,具体出土地不详。其钱红斑绿绣,背面有部分白碱锈,当时因锈迹太大难见真貌,后经沸水浸泡,刀剔除锈,使之钱文清晰,始知是枚鎏金钱。其形制浑厚,轮廓周正,铸工精整,品相极佳;钱文古拙洒脱,娴熟流畅,书体多有行草笔意,且疏密有致,遒劲有力,看似稚拙,实则颇有韵味。是钱虽出之于河南洛阳,与史思明据东都时所铸“顺天元宝”背月纹年号钱同名,但风格迥异,具有浓厚的五代时期大钱气息,从背文纪值上看,当为刘守光改元应天时所铸的套子钱品种。推测地说,应天、顺天、乾圣、应圣系列纪值套钱殆为纪念性质的庆典钱,由于铸量甚少,存世极为珍罕,尤其是这枚背“千”大钱,除了可填补钱谱所载套钱的缺失品种外,还兼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是不可多得的古泉名珍之一。—戎畋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