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6年6月12日重庆寄上海银一份盖于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在片背有相似的6月27(手写)日方框型重庆信局宜昌分局中英文日戳, 7月2日汉口工部日戳, 7月5日上海工部日戳, 及

1896年6月

10000 - 12000
1896年5月17日重庆寄奥地利银一份盖于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在封背贴法国客邮Chine5仙两枚, 销6月5日上海法国客邮局日戳, 7月12日Prague中转日戳, 寄件人Lu

1896年5月

60000 - 80000
1894年11月12日宜昌工部书信馆发佈的邮政规则单张(263x410mm), 内容为邮政服务的各项细则及所发行的邮票及其面值等, 中间有明显摺痕, 底部有㸃老化变黄, 整体保存完好.

1894年11

20000 - 25000
1894年12月24日宜昌寄上海无票封, 由欧尔森(Joseph Olsen)寄给邮票设计者费拉尔(R.A.de Villard); 在信封面左上端以红墨水写上英文宜昌, 在封背盖有黑色方框型重庆信局

1894年12

30000 - 40000
1894年寄法国客轮太平门号包裹贴纸, 贴重庆第二版橙红银贰分两枚, 销紫色中文宜昌利川公司三圈无日期戳, 上中文写送太平门交/法国挂子船上外银伍两弍钱伍分正; 十分稀罕的邮品, 贴用重庆第二版邮票的

1894年寄法

25000 - 35000
1895年1月1日寄伦敦破剖封, 在封背贴第三版玫红色银贰分票(带上边纸), 销重庆信局宜昌分局方框型日戳, 另盖宜昌邮政总办Joseph Oslsen红色签字印章, 1月28日香港中转戳, 3月4日

1895年1月

80000 - 100000
重庆第二次版: 二分横五连票[6-10], 每枚销圆圈型宜昌利川公司紫色中文戳, 这是后来经重组的连票, 较少见.

重庆第二次版:

1500 - 2000
重庆第二次版: 二分横六连票[5-10], 销1895年2月1日方框型中英文重庆信局宜昌分局日戳三枚.

重庆第二次版:

1500 - 2000
银半分样票, 费拉尔设计的镙丝头无齿带宽阔右边纸, 棕色印于淡黄色纸, 保存完好, 罕见.1966年11月周炜良.

银半分样票,

12000 - 15000
1894年10月费拉尔设计的银叁分票手稿, 以印度黑墨水绘于薄的土纸(69x72mm)上, 再贴于厚条纹纸上, 设计图的中央是八卦图及1894, 四围方格线条内分别以钢笔写上宜昌/书信馆/银叁分的中英

1894年10

60000 - 80000
宜昌书信馆银叁分的手绘设计票, 来自伦敦邮票印製厂De La Rue的档案室,以棕紫色墨汁绘于卡纸(90x115mm)上, 卡纸左上角写上B记号, 而右上角则写上绘制日期Oct.4th.94. 保存非

宜昌书信馆银叁

80000 - 100000
宜昌书信馆银一钱伍分的费拉尔手绘设计样票, 以印度黑墨水绘于薄的土纸, 然后再贴于厚纸上, 上写Ichang, 下写英文N.B. 设计图案为水獭咬著一尾鱼, 四边分别为宜昌书信馆/银一钱伍分的中英文.

宜昌书信馆银一

60000 - 80000
宜昌书信馆银一钱伍分的手绘设计票, 来自伦敦邮票印製厂De La Rue的档案室, 以蓝色墨汁绘于卡纸(90x115mm)上, 图䅁设计仍是水獭咬著一尾鱼, 卡纸左上角写上A记号, 右上角写上绘制日期

宜昌书信馆银一

80000 - 100000
银贰分样票, 无齿, 绿色印于布纹纸上, 有背胶, 样票有些皱或摺痕; 当时只製作了一张十枚样票, 十分罕见.

银贰分样票,

10000 - 12000
银贰分样票, 红棕色印于米色带背胶纸上, 背有少许薄, 样票面有数红㸃及有白线在中央贯通左右, 罕见, 保存完好.

银贰分样票,

15000 - 50000
1896年3月10日重庆寄英国Worceaster银二分邮资片, 寄件人是利多尔( Archibald J. Little), 是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及3月27日蓝色重庆信局上海代理双圈L.P.O

1896年3月

50000 - 60000
1897年1月25日寄重庆本埠银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寄件人也是重庆信局创办人利多尔, 这是此片是寄本埠的较晚期使用例, 由大清邮政将于同年2月2日开办, 故这种邮资片不能使用晚于

1897年1月

8000 - 10000
1896年9月28日重庆寄云南蒙自银二分邮资片, 寄件人于左下端注明经海防(Haiphone),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其下盖11月10日老街/东京(Laokay/Tonkin)日戳, 这是一极

1896年9月

30000 - 40000
1895年12月9日重庆寄上海银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旁盖一枚相似的紫色12月17日方框型宜昌信局中英文日戳, 及12月24日上海工部到达戳, 另邮差铅笔记号; 片背盖另一宜昌分局

1895年12

25000 - 30000
1895年11月22日寄重庆本埠银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寄件人为重庆信局创办人利多尔( Archibald J. Little), 此片是寄本埠的早期使用例; 保存甚佳, 上品.

1895年11

8000 - 10000
1896年6月17日德国寄重庆新闻封套, 贴德国5pf. 票一枚, 销Possneck日戳, 旁加贴重庆玫红色银贰分票, 销重庆7月16日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在封套背盖另一相似的方框型重庆信局宜

1896年6月

40000 - 50000
1896年6月9日寄重庆日本领事的挂号包裹封皮, 上贴1893年上海工部橙色银两分, 四分加盖于银拾伍分及六分加盖于银贰拾分票各一枚, 销上海外方内圆斜条日戳, 另一端销同一斜条日戳及挂号(编号257

1896年6月

50000 - 80000
1895年5月25日西非Gold Coast寄重庆外来封 极美

1895年5月

80000 - 100000
机印欠资票; 1895年银贰分至贰钱肆分, 共一套五件四方连, 保留大部份原胶, 品相中上.

机印欠资票;

2500 - 3000
手盖小字欠资票; 银肆分旧票, 蓝色, 销1896年6月2日紫色不完整重庆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虽然票脚有些变黄, 仍不失其珍贵, 罕见.1997年10月E.N. Lane: 2014年11月Elli

手盖小字欠资票

4000 - 6000
手盖小字欠资票; 银贰分, 银肆分及银贰钱肆分票, 一组三枚, 保留大部份原胶, 保存完好及罕见, 相信存世只有两套完整的, 加盖为PD-II型, 这票加盖的D字的2.4mm高.

手盖小字欠资票

25000 - 30000
手盖大字欠资票; 银肆分, 蓝色, 销印色较弱1896年12月14日紫色重庆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加盖有破, 这个面值的欠资旧, 甚少见.

手盖大字欠资票

5000 - 8000
手盖大字欠资票; 银贰分, 玫红色, 旧票, 销年份不详5月19日重庆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加盖中有些字部份有缺, 包括PO字顶部, 及票顶有修缮; 少见, 品相中上.

手盖大字欠资票

3000 - 4000
手盖大字欠资票; 银贰分旧票剪片, 玫红色, 销完整1896年4月29日紫色重庆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相信是唯一存世贴用之手盖大字欠资票, 珍贵.

手盖大字欠资票

8000 - 10000
手盖大字欠资票; 银贰分, 银一钱陆分及银贰钱肆分票, 紫色试盖票, 保留大部份原胶, 罕见, 可能是存世唯此一套, 颜色鲜艳, 品相良好.

手盖大字欠资票

30000 - 40000

Lot:1049  1896年11月5日重庆寄英国伦敦银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加贴1897年英国女皇½ d. 票一枚, 销12月26日Eastbourne日戳, 收件人地址转递往Battersea.

进入专场

拍品分类 杂项 品相
拍品估价 HKD 50000 - 60000 成交价 HKD 0
拍卖专场 SPINK2019年1月香港-上海邮政系统#1 拍卖公司 SPINK
开拍日期 2019-01-19 10:00:00 结标日期 2019-01-19 18:00:00 拍卖状态 流拍
拍品描述 1896年11月5日重庆寄英国伦敦银二分邮资片, 销紫色长方框型中英文日戳, 加贴1897年英国女皇½ d. 票一枚, 销12月26日Eastbourne日戳, 收件人地址转递往Battersea. 此片亦是寄自利多尔( Archibald J. Little), 片中央有一垂直深刻摺痕; 一张十分不平凡的邮资片, 由重庆经重庆工部往上海, 之后到达英国, 再在Eastbourne转寄出, 那½ d.是英国国内平邮费; 相信这片也是存世唯一的.Chungking Postal Stationery 1895 Two Candareens - International Mail 1896 (5 Nov.) 2ca. card to Chelsea in London cancelled by Chungking oblong datestamp in purple and with Great Britain 1897 Jubilee ½d. well tied by Eastbourne (26.12) c.d.s.. The card subsequently readdressed to Battersea. The message written by Alicia Little. The card with a rather heavy vertical crease which has been partly reinforced on the reverse.A most unusual and intriguing card which was carried from Chungking to Shanghai by the Local Post service thence carried by favour to England where it was posted in Eastbourne. The ½d. pays the internal post card rate. Unique as such.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