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14146  战国布币锐角布卢氏百涅 极美品

进入专场

拍品分类 古钱>先秦>战国布币>锐角布>卢氏百涅 品相 极美品
拍品估价 RMB 550000-880000 成交价 RMB 0
拍卖专场 北京保利2018年秋拍-钱币专场 拍卖公司 北京保利
开拍日期 2018-12-08 10:00:00 结标日期 2018-12-08 16:00:00 拍卖状态 流拍
拍品描述 战国韩平肩锐角布“卢氏百涅”一枚,72.67mm,文字高挺,罕见,极美品

“卢氏百涅”平肩锐角布春秋战国时期,黄河流域农耕地区最早出现的具有农具铲形外观的金属铸币,被称为布币。对于布币类型的研究,钱币学界所取得的认识大体一致,根据布首的差异,布币被划分为空首布、平首布两大类型,二者前后相因,有明确的传承演变关系。所谓空首布,即就是布首中空,有较长的銎可纳木柄,布身硕大,是布钱的原生形态;平首布,即就是布首由空而实,由銎变平,布身渐小,其是在空首布的基础上演变而成,属于布钱的次生形态。在原生型空首布、次生型平首布两大类型之下,根据各种布币在肩、足、裆、首部的差异又可分为不同式别,不同形态、不同式别布币的铸行时间、流通区域各不相同(图一)。(采自《春秋战国时期金属铸币的空间.特征与地理基础——以北方刀、布币为主的研究》)此布因其面文“卢氏百涅”四字,其所属为次生型平首布中的锐角布。锐角布是因布首左右两端各有一突出的锐角,也称锐角布方足布或异形平首布。主要特征为:平首,平肩,方足,分平裆和三角裆两种。锐角布铸行于韩、魏两国,流行于三晋、两周地区,一般认为其铸行时间在战国早中期。关于卢氏百涅布币的研究,泉界诸贤论说异辞,铭文释读就有“卢化涅金”、“卢氏涅釿”、“卢氏百涅”、“卢氏金涅”、“卢氏金匕”“卢氏百浧”等,特别是对于面文中“涅”字的释读问题,争论尤为激烈。“卢氏百涅”布币最早出现于清代的古泉著录之中。翁树培着《古泉汇考》中记有一布,据形制描述与卢氏百涅布币相同,然其面文释为“辛全涅”三字,极有可能为卢氏百涅布币。卢氏百涅布币确定的著录见于李佐贤《古泉汇》中,面文释为“卢化涅金”,其认为一布兼“卢氏”、“涅”两地名,义不可解,各布面文未见有此种形式。丁福保《古钱大辞典》中认为“卢氏”为地名,“涅”当训为“化”,故“涅金”当为“化金”即铸金之意。汪庆正先生认为此布面文当为“卢氏金匕”,据《广雅·释诂》释“湼”为“匕”,“湼金”即“金匕”,亦即“金化”;因此,“湼金”应释为“金匕”,是“卢氏金匕”之省。何琳仪先生认为锐角布“百浧(涅)”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集韵》上声四十静“涅,通流也。”所谓“百涅”即“百通”,有无所不通之意,疑是古代货币流通中的“吉语”’。二是“涅”通“盈”,其赞同王念孙氏训注《管子·宙合》:“拙信涅濡。”之时云:“涅当作逞,……逞与盈同……”“呈”与“盈”声系通假,锐角布“百涅”可读“百盈”。黄锡全先生在《先秦货币通论》中认为面文应该释为“卢氏百浧”,“卢氏”为地名,“百浧”何意未详解。吴良宝先生在《中国东周时期金属货币研究》中认为战国时期三晋货币的面文,或纪地,或纪值,或二者兼而有之,锐角布面文似乎也不会例外,其认为“百涅”含义应为纪值,具体待考,“涅金”二字含义应再做深入研究。据上所述,此布面文中“卢氏”是地名,为学界共识,“卢氏”古地名,《汉书·地理志》记载弘农郡有卢氏县,地在今河南省卢氏县,其地春秋时为西虢邑属晋,战国大部分时间属韩。布币中还可见有“卢氏”斜肩弧足空首布、“卢氏半釿”平首圆肩圆裆方足布等。“涅”早期学界也认为是地名,所属以主张属韩者居多,“百涅”释义还存在很大的争议,布币中可见有“涅”平首平肩方足布、“涅金”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等。另有多位学者对此种布币有深入研究,此处不再一一赘述。本文采用较为通行的说法,将之释为“卢氏百涅”。故综合面文、形制特征,我们将之名为“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此品“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高:72.67毫米,属大型锐角布。根据大型布币出土地点及布文地名来看,泉界一致认为属战国时期韩国铸币,由形制及重量分析当铸于战国中期。“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由于数量稀少,极为珍罕。即使在国内大型博物馆,也仅见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等极少数博物馆有收藏。根据已经公布的相关资料,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收藏“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仅有寥寥数品。中国国家博物馆在官方网站公布的《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品总目(第一期)》中有“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相关信息公布,《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钱币卷》有两品公布,均为沈子槎先生旧藏(图二);上海博物馆收藏“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具体数量不详,《上海博物馆藏钱币:先秦钱币》、《中国历代货币大系1:先秦货币》二书对上海博物馆所收藏“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有过公布,然来源信息未公布(图三)。前文已述,中国国家博物馆所藏两品为藏家捐赠,上海博物馆来源信息未明确,猜测当为征集或捐赠。另,据称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有一枚科学发掘出土者,然从未见有相关文字、图像资料公布。笔者遍查相关考古资料,与“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相关的论着中,仅见有“1952年以来郑州曾有出土”的说法,迄今未见科学发掘和确切出土地点的材料公布,从一个侧面也说明“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的珍稀罕见。此布币面、背有廓,边廓精整,形体较大,铸造工整,文字高挺,通身硬绿,品相极佳,弥足珍贵。再者,上述国内大馆,其所收藏“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都屈指可数,那么可在市场上流通的、品相几乎完美的卢氏百涅锐角布就愈显珍罕了。根据已经公布的图像资料,是品“卢氏百涅”平首锐角平肩方足布是迄今所见所有此类布币中的极美品,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收藏价值。参阅:1.翁树培:《古泉汇考》,中国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1994年:第二二三、二二四页。2.【清】李佐贤:《古泉汇》,《中国钱币文献丛书》第十六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253页。3.丁福保:《古钱大辞典》,中华书局,1982年:图八二四,第一二六七、一二六八页。4.汪庆正:《中国历代货币大系1:先秦货币》总论,《中国历代货币大系1:先秦货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23页。5.何琳仪:《战国文字通论》,中华书局,1989年:第190页。6.黄锡全:《先秦货币通论》,紫禁城出版社,2001年:第126-127页。7.吴良宝:《中国东周时期金属货币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170页。8.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钱币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年:第244、245页。9.上海博物馆青铜研究部:《上海博物馆藏钱币:先秦钱币》,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第203页。10.汪庆正:《中国历代货币大系1:先秦货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图版1215-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