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江西“六月 余德 全”十两镜面锭一枚 华夏

清代江西“六月

15000-20000
清代江西“聚泰 聚泰 财”七两吉语镜面锭一枚 华夏

清代江西“聚泰

10000-15000
清代江西“咸丰年月 浮梁县 伍拾两 匠元泰”五十两方宝一枚 美品

清代江西“咸丰

220000-300000
清代广东“乾隆五十八年 仁化 刘信义记”十两砝码锭一枚 美品

清代广东“乾隆

50000-80000
清代广东“潮运同 信义”十两砝码锭一枚

清代广东“潮运

30000-50000
Lot1107清代广西“嘉庆廿五年四月日武缘县”十两砝码锭一枚

Lot1107

38000-50000
清代新疆“道验 道验”汉、维文三戳五十两银锭一枚 美品

清代新疆“道验

50000-70000
清代四川“光绪廿二年盐课 德昌荣 宝通长”三戳十两圆锭一枚 美品

清代四川“光绪

15000-20000
清代四川“拾年 腊月 长寿计岸 啇正兴荣”四戳十两圆锭一枚 美品

清代四川“拾年

20000-30000
清代四川光绪“十九年 南部盐厘 匠义顺和”三戳十两圆锭一枚 美品

清代四川光绪“

35000-45000
清代四川“渝盐厘局 商德生义 益泰玉记”三戳十两圆锭一枚 美品

清代四川“渝盐

25000-35000
清代四川“资阳县 引厘局 资阳县”三戳十两圆锭一枚 美品

清代四川“资阳

25000-35000
清代四川光绪“十七年捐输 南部县 匠恒泰裕”三戳十两圆锭一枚 华夏

清代四川光绪“

20000-30000
Lot1099清代“上海协泰丰柒”五十两夷场新一枚

Lot1099

50000-70000
Lot1098清代江苏“武进县厘局武进县”三戳十两川白锭型圆锭一枚

Lot1098

80000-100000
Lot1097清代江苏“青浦县匠王裕”五两圆锭一枚

Lot1097

20000-25000
湖南省造长沙乾益字号壹两 近未流通

湖南省造长沙乾

10000-12000
湖南省造阜南官局壹两 完未流通

湖南省造阜南官

10000-12000
Lot1091清代湖南单戳十两川白锭型圆锭一枚

Lot1091

6000-8000
Lot1090清代湖南“岳厘课张祥泰”十两砝码锭一枚

Lot1090

30000-50000
Lot1089清代浙江“福福恒裕”五两吉语圆锭一枚

Lot1089

10000-15000
Lot1088清代浙江“万兴万兴万兴”五两圆锭一枚

Lot1088

8000-12000
Lot1087清代浙江“念柒年新城蔡茂”五两圆锭一枚

Lot1087

10000-15000
Lot1086清代浙江“十六年江山公选”五两圆锭一枚

Lot1086

10000-15000

Lot:1101  清代湖北“光绪五年 五月 襄阳卫 公济益”五十两银锭一枚 上美品

进入专场

拍品分类 金银锭 品相 上美品
拍品估价 RMB 200000-300000 成交价 RMB 529000
拍卖专场 北京诚轩2017年秋拍-古钱 银锭 机制币 拍卖公司 北京诚轩
开拍日期 2017-12-20 09:30:00 结标日期 2017-12-20 19:30:00 拍卖状态 成交
拍品描述 清代湖北“光绪五年 五月 襄阳卫 公济益”五十两银锭一枚,重量:1867克,系清代担负漕运之襄阳卫委托公济益银号销铸的上解税银,“襄阳卫”为明代卫所名,出现于清代银锭铭文者极为罕见,五十两银锭更是屈指可数;拍品器形优美,铸造规整,深色包浆,加盖戳记字口清晰,通体无伤,品相完美,是湖北大宝最罕见的品种,弥足珍贵,《丽庄藏中国银锭》第109页298号图片原物,华夏评级 近未使用“襄阳卫”沿袭自明代卫所制,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废,并入湖北省襄阳市。卫所制是明朝最重要的军事制度,由明太祖创立。明代由于国防形势严峻,因此在全国推广以定点防御为特征的卫所制,即一郡者设所,连郡者设卫,各地区卫所因所处位置不同,功能不尽相同。清军入关后,随着清政府对明遗卫所系统的改造,至雍正三年(1725年),仅有一小部分卫所被保留下来,但其军事职能早已不在,成为主要负责屯田和漕运两大经济活动的行政区划。其中,漕运主要由直隶、山东、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八省的卫所承担,属漕运卫所;其余履行屯田职责,为普通屯田卫所。随着地丁两税合并,清政府对普通屯田卫所进行了大规模裁撤和改制,而漕运卫所事关“天庾正供”,被历朝倚重,当时变动很小,漕运亦始终相沿不辍,每岁仅由江淮运河运达通州的东南漕米达数百万之多。道光年间,海运时兴,漕运地位开始下降。清中期以后,政治的腐败导致漕政日益败坏,卫所漕运功能日趋衰落。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长期控制长江中下游地区,持续十余年的战争使东南各省漕运卫所名存实亡。十九世纪末,蓬勃兴起的资产阶级维新派对清廷继续维持漕运体制大加抨击,加之1900年的“庚子之乱”,清廷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裁撤漕运卫所已在所难免。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漕运全部改行海运,翌年,朝廷正式下旨裁撤全部漕运卫所。晚清仅有寥寥数省的几十个卫所因漕运被保留下来,是独立于地方行政体系之外的特殊编制,故所缴税锭上打有各自的卫所名称,以示区别于地方州县地丁钱粮。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湖北官钱局成立之前,湖北各县上解的税银均委托“公济益”、“恒记”、“荣昌”等几家大银号铸造,卫所亦如此。—参阅方伟《卫所制及其清代实物遗存银锭浅谈》一文,刊载于李晓萍主编《金银货币与社会生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浙江省博物馆,2017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