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像民国八年拾圆金币 PCGS MS 63

袁世凯像民国八

50000-80000
袁世凯像民国八年拾圆金币 PCGS MS 63

袁世凯像民国八

50000-80000
云南省造唐继尧伍圆金币 PCGS MS 63

云南省造唐继尧

20000-30000
袁世凯像洪宪纪元飞龙金币 PCGS SP 60

袁世凯像洪宪纪

80000-120000
道光皇帝朝服像环“卍”字纹背“道光元年”龙首图环如意头纹臆造金币 完未流通

道光皇帝朝服像

50000-60000
道光皇后像环“ 卍 ”字纹,背“道光元年”孔雀开屏图环如意头纹臆造金币 完未流通

道光皇后像环“

50000-60000
198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流通硬币套装 完未流通

1980年中华

3000-4000
1980年第十三届冬奥会纪念铜币12克等11枚 完未流通

1980年第十

4000-6000
1981年辛酉鸡年生肖精制铜章等10枚 NGC MS 68

1981年辛酉

4000-5000
1981年辛酉(鸡)年生肖纪念银币15克 ANACS PF 66

1981年辛酉

1000-2000
1981年鲁迅诞辰一百周年纪念银章1盎司 完未流通

1981年鲁迅

1000-1500
1983年癸亥(猪)年生肖纪念银币15克 NGC PF 69

1983年癸亥

8000-10000
1985年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20周年纪念1元圆角边普制 PCGS MS 67

1985年庆祝

4000-5000
1985年庆祝西藏自治区成立20周年纪念1元普制样币 PCGS SP 64

1985年庆祝

4000-6000
198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30周年纪念1元样币 PCGS SP 65

1985年新疆

5000-6000
民国二十六年蒋介石像全国手工艺品展览会纪念铜章一枚

民国二十六年蒋

10000-12000
1914年袁世凯戎装像背双剑嘉禾图黄铜质奖章一枚

1914年袁世

150000-200000
1963年中央造币厂开铸三十周年纪念背帆船三鸟黄铜章一枚,PCGSMS63

1963年中央

4000-5000
民国十九年春上海中央造币厂工竣纪念铜章一枚,PCGSAU53

民国十九年春上

15000-20000
1912年孙中山像开国纪念十文臆造铜币一枚,PCGSMS63BN

1912年孙中

12000-15000
1910年西藏乾隆宝藏臆造铜币一枚,NGCVF30BN

1910年西藏

2000-3000
1932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五分铜币一枚,PCGSXF45

1932年中华

无底价
1912年袁世凯像背嘉禾共和纪念十文铜币一枚,PCGSUNCDetails

1912年袁世

20000-30000
民国二十八年党徽布图小“桂”字壹分红铜样币一枚,NGCMS63BN

民国二十八年党

60000-70000
民国二十一年金本位币贰仙镍质样币一枚,NGCMS64

民国二十一年金

60000-80000

Lot:1680  光绪丙午年造大清金币一两大云 NGC MS 63

进入专场

拍品分类 机制金币>大清中央>光绪丙午年造>大清金币>一两>大云 品相 NGC MS63
拍品估价 RMB 10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0
拍卖专场 北京诚轩2016年秋拍-古钱 银锭 机制币 拍卖公司 北京诚轩
开拍日期 2016-11-14 10:00:00 结标日期 2016-11-14 20:00:00 拍卖状态 流拍
拍品描述 光绪丙午年造大清金币库平一两样币一枚,KANN-1540/LM-1023,光边,大云版,户部天津造币总厂试铸,纯金铸造,版底细腻洁净,光泽完美,状态极佳,NGC MS63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总厂试制“大清金币”,币面镌帝号及岁次“光绪丙午年”造,次年再造岁次改丁未(1907年)的金币,这是中国首次以中央名义制作的金币,也是清代唯一的一次。然而,由于朝廷对近代货币学的认识非常有限,币制争议没有结论,使清政府在“圆两之争”与“金本位”、“银本位”的各种主张间举棋不定。随着银价逐渐回升,光绪三十一年时已等于庚子赔款的基准,随后继续攀升,中国在庚子赔款的偿付上还有所“镑盈”,清政府改革的动力大不如前,加上之前朝中重臣张之洞等的反对,清政府自然就失去了推行金本位的兴趣。

而且当时中国黄金开采量非常低,数量也不足以支撑金币的发行,两款大清金币遂无疾而终。这两款金币呈请制作的公文档案虽未见披露,然后李伯琦1934年发表于《学风》第4卷第6期上的《中国金币考》内的一段记述颇具参考价值:“大清金币,光绪丙午、丁未年,北洋厂铸,乃日本雕模,较一般银圆略大,用赤金,重库平一两......”,“......袁项城督直时,铸千枚进呈慈禧太后云:‘备慈圣年赏之用。’实则臣贿其君......。间有流落人间者,多售于银楼,或改制簪珥。故铸数虽多,而人间见者鲜。”大清金币之珍贵由泉界耆宿的论述中可窥一二。

1943年5月《泉币》第十八期记载张 絅 伯于1920年间得吉林厂平三钱银币一枚,意大利外交官罗斯见后愿以丙午及丁未大清金币一对交换,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厂平银币之价犹昔,而金币每品,万金亦不易得”;另戴葆庭在1943年9月《泉币》第二十期中提到丁未一两金币“与丙午金币,同属稀品”,“当时以铸额无多,而金本位制又未确定,流入市侩之手,多熔为饰物,昙花泡影,亦可叹也。民初,其价甚廉,近以金价沸腾,亦随之激涨数十倍”。而随着当今收藏水准的不断提升,大清金币将具有更深远的收藏价值空间。 —摘自孙浩《百年银圆》第194-195页。